苹果酒屋法则 The Cider House Rules

上映日期: 1,999

语言: 英语

影片类型: 剧情 / 爱情

导演: 拉斯·霍尔斯道姆

演员: 托比·马奎尔 / 查理兹·塞隆 / 迈克尔·凯恩 / 保罗·路德 / 德尔罗伊·林多 / 埃里卡·巴杜


台词
“总有骄阳”
在世界的其他部分
年轻人背井离乡
不惜千里迢迢寻找美好的前景
旅途都充满着趋吉避凶的梦想
期求觅得真爱
或者希望轻易致富
但在圣云诗这个穷乡僻壤
连决定下火车也不轻易
因为作出抉择需要早一些
自然更觉困难
不是在命中多了个孩子
就是把孩子舍弃
长途跋涉来这里只有一个原因 :
找孤儿院
早安
我们是约好了的
对 , 请进来
欢迎光临圣云诗
我们上楼见见黎治医生吧
我来的时候是个医生
是为了被遗弃的孩子
和不幸的怀孕妇女
我本来希望做英雄
可惜圣云诗没有这个职位
在这个孤儿的世界里
是找不到英雄的
所以我照顾很多不幸的人
依然膝下无儿
在某方面倒有一个
他来了
他名叫井荷马
我用希腊大诗人给他命名
你们都知道荷马是谁吧?
我给他改的姓是个井字
因为我可以看得出
他是很深沉的
其实是安琪拉护士替他改姓的
她的父亲倒是钻井的
她以前有一只猫也叫做荷马
再见 , 荷马
你们这群缅因皇子 , 晚安
我们可以见见医生吗?
你们这些新英伦的皇帝
医生 , 医生
他有点不对劲
他是不会出声的
他没有哭过
孤儿都明白到哭也没有用
我们可以看看另一个不同的吗?
就这样井荷马就被送回来了
他婴儿时太开心了
再见 , 荷马
第二个收养他的家庭
倒有本领令荷马出声
他们打他
他自然哭个不停
没事啦
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
我在圣云诗一直考虑到每条细则
最重要的还是孤儿院的前途
两次被人收养 , 两次都送回来
真是不祥之兆
而我深深感到的是
他很异乎寻常
近着肋骨
我一直考虑的荷马的前途
荷马?
于是我开始教他
你若想待在圣云诗的话
我希望你会有点用
我承认部分课程
都流露出父爱
我没法让他感到孤儿院是他的家
我是否制造了一个真正的孤儿呢
继续呼吸 , 你没事的
我的优秀学生
都学会了照顾被遗弃的孩子
还学会了给弃婴接生
放松些
以前有一段时间
我认为需要接生的是女人
我选择了我的人生路途
但却没有人替井荷马选择
缅因州圣云诗 1943年3月
黎治医生
黎治医生
我们有两个病人
一个需要接生
来啦
第一次怀孕
是 , 两个都是
我还以为你想亲自接生
我说过我不会堕胎的
你来做堕胎手术我倒不会争辩
你懂得怎样帮这些女士的
她们没法在别的地方得到帮助
你怎可以不加援手呢?
一 : 这是不合法的
二 : 我不曾叫过你教我做
一直以来都是你做给我看
我还有什么可以教你呢?
我唯一懂得的都传授给你了
你一生人总得有点用吧
有用 ?有用
卡娜 , 做得好
很完美
一切都顺利了
我不想看到 !
你用不着看到婴孩的 , 可别担心
我连婴孩的性别也不想知道
别告诉我
我们不会告诉你
你没事的
你的婴孩也不没事啦
我不想知道
倒是个健硕的男婴
让我看看 , 我想见见他
你不介意陪我到育婴室吧
好啦
想收养孩子的夫妇在办公室等你
人生就是不断的等待
叫他们等吧
名单在哪?
还未有人用这个名字
轮到我了
你就叫小多莉吧
不 , 你也不会喜欢吧?
他是个男孩子嘛
男孩子不可以名叫多莉吗?
我觉得不好嘛
你来改吧
你就叫小韦拔吧
我不太喜欢有个 “小” 字
那 , 就叫韦拔吧
这一两年都没有人用这个名字了
以前有十多个孩子用的
他嗅乙醚 , 我见到他这样做
他累得没法睡着 , 可以要这样做
他一身乙醚味令人昏昏欲睡
他是医生嘛 , 毕士打
医生总会有乙醚味的
你也是医生 , 荷马
你却没有乙醚味
我并不是医生
我没上过医学院
也没上过中学
但你跟那老人家学了许多年
我并不是医生啊
对不起 , 荷马
费兹的症状并未算不寻常
有些未足月的婴儿 , 母亲酗酒
所以易受感染易受影响
我倒没读过
我也没有
但你会读到的
写那些书的笨蛋
该来这里做些实际研究
费兹算是发育不全吗?
他几时患了支气管炎的?
我倒不认为他的支气管是发炎
而且未算发育不全
来吧 , 费兹
把脚提起
行啦
什么事啊?够了够了
挺直身子坐
别再吵了
韦拔 , 过来好吧
行啦
小心啊 , 别弄伤自己
嗨 , 荷马
艾玛莉 , 什么事?
静一些
什么事?
你看
是你自己把舌头咬伤的吗?
是你自己咬伤的吗?
我记不清楚了
看来是你自己咬伤的了
很快就会痊愈的
也许是我吻人时被对方咬到吧
我认为你是在梦中咬伤自己
讲故事的时间了 , 费兹
主啊 , 求你整天庇佑我们
直至日影延长 , 黄昏降临
直至喧嚣的世界静下来
直至生命的热度冷下来
直至我们的工作完成了
然后在主你的慈悲恩赐下
让我们终于能在圣宠优屋下安躺
诚心所愿
那一只雌伏已久的狗
在屋上慌慌张张地跑
发生一声吠叫后
蓄势跳向那个死人的肩膊
结果掉进沟里
几下翻滚后一头撞向石头
结果脑浆也迸出来了
这一篇又讲完了
讲完啦 , 明天再讲吧
晚安 , 你们这群缅因州皇子
你们这些新英格兰皇帝
晚安 , 你们这群缅因州皇子
晚安 , 你们这些新英格兰皇帝
恩 , 约翰 , 你没事吧?
黎治医生干嘛每晚都这样说?
也许想吓吓我们吧?
不会 , 你这笨蛋
黎治医生很疼爱我们
他干嘛这样做呢?
是不是因为我们喜欢呢?
毛头 , 你喜欢吗?
喜欢哟
我也喜欢
看着门啊
你两个掷高柏菲和毛头
毕士打由我对付
记住千万别碰费兹
进攻
你干吗?走开
停止 , 别打
一齐分雪球吧
费兹 , 你咳了 , 你一直跑嘛
我了解那一类人
他们会带走其中一个的 !
艾玛莉
费兹
毛头
约翰
希素
安迪
他们要了一个女的
总是没人要我
来 , 来我这儿
你是数一数二的嘛
我们不想让任何人带走你
黎治医生不想这样吗?
是真的啊
没有人说过要我 , 是吗?
没有特别出色的人
你是说有人想过?
只有恰当的人才可以带走你
我们去替你打开箱子吧
今晚有电影看啊 !
看 , 金刚以为她是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
他以为她是他的母亲
他又会以为她是自己的母亲的
他是以为啊 , 他爱上她嘛
所以他握着她
嘘 , 费兹
她怎可以是他的母亲呢?
他只是以为嘛
他们想找人取代我
我是指信托基金的董事局
他们只是想你多找个助手罢了
我们用不着新人来帮忙
添些新器材会有用
不 , 又断片了
荷马 , 我需要你帮一帮
金刚 , 金刚 , 金刚
我还以为你早就粘接好了
老是在同一个位置断掉
是你粘接的 , 是吗?
不 , 是你粘接的
什么事你都怪责我
安琪拉 , 我们要一套新电影
一具新的放映机
一具新的打字机
这些都要换了
我们有一宗接生要做了
荷马 , 你去做好吗?
她是个病人吧?
她应该看医生的
荷马 , 你是个外科医生
技巧好 , 天份高
分娩与妇科几乎登堂入室了
我今晚宁可去接驳电影了
好吧 , 你来粘接
我去接生
来 , 费兹
放手吧
金刚不是以为她是自己的母亲吗
是啊
金刚正是这样想
所以金刚疼爱她
轮到你啦
好吧
讲故事的时间了
大卫考柏菲尔的奋斗史
第一章 , 我的出生
我能否成为我生命中的英雄
我的基地会不会被人占领
以下几页就要细说端详
我是父亲死后才出生的遗腹子
我父亲闭目长逝六个月后
我才张开双目 , 降落人间
他的父亲死了 , 是吗?
对了 , 费兹
你的父亲也死了吗?
死于肝硬化 , 是肝病的一种
什么?一个肝也会害死他?
不 , 是酒精害死他的
他是饮酒过量致死的
你认识他吗?
稍稍认识吧
但认不认识他都无所谓了
你认识你母亲多一点吧?
她现在也死了
她生前是个保姆
保姆是什么?
她看管别人的孩子
她是在这一带长大的吗?
不 , 她是移民
移民是什么?
并非缅因州的人
我们替希素感到快乐吧
希素找到一个家庭收养她了
晚安 , 希素
晚安 , 希素
我梦想着你 , 你多美哟 !
你没有
我有哇
我真的很美
你一直都很美 , 真是奇妙
是乙醚的影响罢了
唏 , 你去了哪?
你有想过去找父母吗?
没真的想过
为什么没想过
他们从没尽过做父母的责任
黎治医生、 爱娜和安琪护士
倒更像是父母
但愿我能见到我的父母
见到又有什么用 ?
你们喜欢我的衣服吗?
我想让他们知道我略懂烹饪
而且还会开拖拉车
有时我想见到父母
那就可以杀了他们
你知我从没杀过人吧?
恩 , 我知道
滚开 , 给我滚开
给我滚开
我想艾玛莉也可以杀人
你以为自己在干什么?
我倒不这样想
她只不过是情绪化而已
你不如滚回家见你妈吧
她怎会这么情绪化呢?
她不是跟我们一样被留在这里吗
看 !
她发烧, 烧到一百零四度
慢慢下来 , 你好乖
乖孩子 , 我看看 , 不会痛的
我只是看看而已
是你弄成自己这样的吗?
不是我 , 不是我
你去看过其他医生吗?
他说自己是医生
要不然我不会把它放进去的
听我讲
不是我
你一直都很勇敢
我现在要让你安睡
我要你看着
你不会再感到痛了
你一直都很勇敢嘛
我们要弄深一些
一定要?
当然要啦
胎儿不能出来
她的子宫穿了
她患了严重的腹膜炎
还有一样古怪的东西
我想可能是勾针
拿着乙醚
如果她四个月前来找你堕胎
你会做什么?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就会贻害你了
我是说总得有人要做
那个笨蛋是不会做
你早些来找我就好了
她是死于什么的?
死于隐藏 , 死于无知
噢 !
你若希望人家照顾自己的子女
你要让人家决定要不要子女
同意吗?
可以希望人家
一开始就懂得控制自己吗?
这个姑娘呢?
你希望她懂得责任感?
我不是指她
我是指成年人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什么?
我感到惊喜的
是你对别人的要求依然很高
令你感到惊喜 , 我也开心
用这个角度来看吧
毕士打有什么选择呢?
没有人会收养他的
用这个角度来看吧
毕士打和我坐在这里
我在你身边
我们结果都会进焚化炉
在任何环境下能生存就值得开心
你的论点是这样吗?
能生存就值得开心
对 , 我想是这样吧
你扮鬼
抛过来
这么多孩子
他们全都是孤儿吗?
恩 , 这是一家孤儿院
谁要巧克力?
我要一些吧
好了
他们都上车啦
嗨 !
嗨 !
嗨 !
我是最好的
你是吗?
最好 , 哪方面最好?
我是最好的一个
最好嘛?
我是所有孩子中最好的
你是吗?
他看来倒像是最好的
我来帮一帮你好吗?
你会喷鼻涕吗?
我真的是最好的
我只不过是伤风而已
对不起
他们很少机会见到这样的车子
无所谓 , 我不会介意的
出来吧 , 现在出来吧
我还可以在车里玩吗?
当然可以啦
早安
您早
我是黎治医生
我叫甘蒂
您好 , 我叫华利
我带了一些巧克力来给孩子
巧克力?你太有心了
来吧 , 毛头
小姐的芳名是…
甘蒂…简甘蒂
华利…王华利
你有了几个月 ?
两个
是由你来…
噢 , 不是
是由黎治医生做的
那就好了
我只是好奇问一问
恕我打扰
昨晚让你接生的那个女子
她在投诉 , 说还很痛
好 , 我会去看看的
过几分钟吧
谢谢你
你没事吧
没什么 , 我想是乙醚吧
一定是那种气味令我受不了
老天 , 都是我不好
荷马 , 施科入了厨房
他把所有的馅饼都吃光了
他没有分给我们吃
但在大堂下面 , 呕个不停
他是猪猡
别叫他猪猡
责骂人家是不好的
但他是猪猡嘛
你搭什么飞机来的?
B24轰炸机
轰炸机?
你入伍了吗?
他们不肯收我
我的心脏有毛病
严重吗?
不 , 不算严重
我只不过是不可以太激动
没有什么压力
我一直都尽量保持冷静
这一带不该有什么压力吧
是的
她怎么啦
她很好
那就好了
男的还是女的?
做好啦
对 , 都做好了
有一天我真的想有个孩子
我真的很想
你要有多少个都可以
而且一定会有很漂亮的子女
对 , 一定会的
你会有缅因州的皇子
也会有新英格兰的皇帝
中尉, 你该去吸些新鲜空气了
我还是感到不大好
荷马 , “三寸钉” 是什么意思?
高柏菲叫我做 “三寸钉”
费兹 , 他开玩笑而已
给你
橙色是我喜欢的颜色
应该继续用橙色吗?
荷马 , 你看
荷马 , 万圣节是什么节?
是在十月底的节日
那么快就到了
还有几个月
来得真好
火奴鲁鲁是什么?
火奴鲁鲁?是个城市
那个城市的月色是怎样的?
我没到过那个地方
但我猜可能会很光亮
为什么南瓜每年只收成一次?
费兹 , 别太紧张
马上停下来
唏 , 她怎么啦?
噢 , 她还好
不知你可不可以载我一程?
我当然乐意啦 , 你想去哪儿?
你上哪儿去?
我们返回坚尼夫角
坚尼夫角 ?很好哇
那好吧
你一定想让我知道
做一些什么有价值又有用的事吧
我离开这里正是想做些有用的事
我希望找到其他途径做有用的事
我相信在世界其他地方会找到的
那当然啦
你笨得以为会发现更丰盛的人生
你只会发现那些人
都像被遗弃在这儿的人一样
而且受到的照顾没这里一半的好
你也没法照顾他们
外边是谈不上照顾这两个字的
你为我做的一切 , 我非常感激
我用不着你感激我
不用了 , 我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
你的心脏有问题 , 你该带着
他去哪儿?
他可有什么特别的计划吗?
他会很快回来吗?
我不知道啊 , 他只是离开
说他需要见见世面的是你们哟 !
他现在不正是去见见世面吗?
他快走啦
他需要行装 , 也需要金钱
让他试试去挣点钱吧
要见见世面就要这样子了
黎治 , 别这样讲了
这本来该是一件快乐的事
他是个年轻人嘛
他还是个小孩子
在外边的世界 , 他还是个小孩子
去帮他找些衣服吧
他很需要的
荷马
高柏菲
孩子们 , 上来这儿
说再见吧 , 在这儿挥手道别
再见
我可以步行嘛 , 把我放下来吧
我想抱你嘛
不用了 , 行啦
把我放下来吧 , 行啦 , 行啦
跟我们一起?那就好了
谁都不知什么时候要看医生的
要我用革篷吗?
你可能会着凉的
我要吸一些新鲜空气
她不会有事的
他会出来吗?
再见了 , 荷马
再见 , 毛头
很抱歉 , 我得走啦
不公平嘛 , 你年纪远比我大
我找不到毕士打
你告诉他我…
我们替荷马感到开心吧
荷马找到一个家庭了
我们不都是替他感到高兴吗?
是啊
晚安了 , 荷马
晚安 , 荷马
晚安 , 荷马
其实军部让我拿了两次假期
第一次是家父过身
现在我放假帮我妈妈收割
她并不是农人
苹果是先父的生意
打仗期间我们请摘苹果的人不够
华利认为苹果沉闷
我可没说过
你有说过
你说苹果不会凌空飞翔
是不会嘛
我想我会喜欢苹果生意的
你的资历似乎偏高了一点吧?
不 , 我正需要一份工作
你打算去哪?
我不晓得
你打算做什么?
我不晓得
你家人也是做苹果生意的吗?
不 , 但我喜欢在那儿工作
我爹是做龙虾生意的
哗 , 我连龙虾也从未见过
你不是说笑吧?
我连海洋也未见过
你连海洋也未见过?
这并不是好笑 , 你太孤陋寡闻了
很美哟
是啊
你有痉孪吗?
很快会缓解的
只要流血不多 , 倒算正常
明天应该会减慢
抛回来吧
好的
把手指放在图案上吧
这里是中国 , 这里是印度
七个钟头 , 来回飞行
这里叫做缅甸
而这部份叫做飞越山脉
这些是喜马拉雅山
你飞过多高
最初的三十五分钟
我要飞一万五千英尺
否则就飞不过第一座山了
那边有全世界最厉害的气派
很危险吧 !
其实是我请缨去的
你真的这样
如果你很想找一份工作
摘苹果也不算太闷
是吗?我倒很想做啊
再见 , 荷马
噢 , 好的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嗨 , 爹
来 , 你来见见我妈妈
我有出席那个婚礼
我就是在那个婚礼见过你的
华利?华利 , 是你吗?
妈 , 这位是韦荷马
你好吗 , 荷马?
好 , 您好
他是摘苹果工人中资历最超班的
但他非常想学
真的?你是新郎的朋友吗?
他是新郎的朋友 , 也是新娘的
更加是所有人的朋友
那你该留下来吃晚饭了
没时间啦 , 妈
来 , 你还得见见路士先生
你把热水都用光了
你是在用我的肥皂吗?
我没有用肥皂呀
太冷了 , 不适宜用肥皂
永远都是不够热水用
他们都是移民
他们摘苹果
带一些合时的往返海岸做买卖
你想跟路士先生相处得好
就要让他发号施令
对不起
水槽又坏了
我以为你说过去找个水喉匠来
路丝, 这位是荷马
这位是路士先生的女儿路丝
你是水喉匠吗?
荷马是初来摘苹果的
他会留在这里跟你
他留在这里?
是呀
我这个女儿嘛
她真是非常好客的 , 是吗?
摘苹果的新工人?
我倒怀疑你很有经验
荷马并没有经验
但他比我聪明
他学得很快
路士先生会教你有关苹果的业务
我们是在缔造历史 , 是吗?
有这位青年加入一定缔造历史了
你不如带他到处逛逛吧
你的名字叫露丝露丝
很美吧?
非常美哟 , 你喜欢阅读吗?
我真的识字不多
这一段怎样读呢?
我眺望闪闪繁星
不禁想到一个人冷得快要死时
还得面对星群 , 是多么可怕
他在闪闪星光中得不到援助
也得不到垂怜
再多读些吧
既然只有你聪明得会读书
这里说的是什么?
好像是一系列规则
谁要守的规例?
我猜是我们要守吧
读吧 , 荷马
第一条 : 请勿在床上抽烟
这一条订得太迟了
继续读下去吧 , 荷马
第二条 :
喝了酒后请勿操作磨机或扳机
那些都不是我们的规则啊
我们没有这样写过
我看用不着读下去了
好的
晚安 , 你们这些缅因州皇子
你们这些新英格兰皇帝
记住 , 早上绿草尚湿时
会滑得很快
感觉到吗?几乎像在飞翔一样
小心那些树呀
树就好比高射炮 , 非常危险
还会把车毁掉
喂 , 荷马
我正在带荷马参观果园
好像上地理课似的
真的 , 这是什么?
你问什么?
这东西
看来你像教他飞行课程
他很喜欢嘛
你喜欢?
华利以为人是喜欢被树枝打的
噢 , 我喜欢哟
真的?
是啊
你真是不可思议
谢谢你过奖
喂 , 你有什么不妥啊了
对不起
那个是维朗
你未熟悉他前最好避开他
熟悉他后更加要避开他
荷马 !
中尉叫你 , 你最好小心点 !
喂 , 华利
你习惯下来了吗?
你猜一猜是什么事?
什么事啊?
我今天得乘船离开啦
比我预期中早了些
我要肯定你已安顿下来而且开心
你觉得闷吗?
你还可以做下去吗?
当然可以啦
你给我这份工作 , 我很感谢你
我也很感激你
知道有你在这里打点一切
我安心得多了
那太好了
你准备好了吗?
行啦
谢谢 , 我能认识你 , 实在很幸运
幸运的是我
不 , 说真的 , 是我很幸运
争着说幸运是想跟我争执吗?
我说笑而已
差点儿把我吓倒了
你要保重啊
再见
行啦 , 路士先生
对了 , 一扭一拉 , 做得好
你摘的大多数是榨汁的苹果
这些只适宜用来榨苹果汁
你摘的苹果 , 茎部只有半熟
教你一些绝招吧 , 荷马
你要摘有茎的苹果
见到那边的吗?
小枝就在茎部上
那是明年摘的苹果的叶芽
叫做小枝
摘错了小枝, 就会影响明年收成
即是摘了未有机会生长的苹果
明年就没有好的苹果可摘了
所以你要把小枝留在树枝上
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
好 , 让我看着你做吧
做得好
这次做得更好
你倒像个受过教育的人
你的手倒很不错
你的手倒很会干活 , 是吗
我想是吧
好哇
你继续做吧 , 我很快就回来
黎治?黎治?
你该读读这封信
是董事局寄来的另一封了
只是提议说找一些新血
会对大家全都有好处
找个对产科儿科都有新意念的人
我想他们是想在下一个会议中
试试一些新的意念
何兹医生看来人品很好
我认为他只是想帮个忙而已
他是个天杀的心理学家
他当然想帮个忙
他想帮忙把我监禁才会开心
你要当心的倒是高贺太太
我们都要特别当心高贺太太
她对基督教的热忱
足以想另创新国土
我真想给她吃一些乙醚
那你打算怎办?
拿着
韦荷马
生于缅因州波特兰
日期一九一五年三月二日
但荷马是在这个地方出生的
好像是在一九二二年
一九三五年毕业于博文书院
然后在哈佛医学院毕业
是一九三九年
这些全是你的资历呀
做过实习医生
在波士顿南部分院受训两年
被评为出色的妇科产科医生
那不是他嘛
儿科方面经验丰富
你在生安白造
董事局快要把我置换了
新血该是这样子嘛
他们会找个不肯做堕胎手术的人
来替代你吗?
我们只能揣测
他们是违法的
这些假资历也违法
大家都知道我训练出荷马
所以他的资历该跟我的一样嘛
别向我夸耀法律是神圣的了
法律为这里的人做过什么?
你认为我这个继任人怎么样?
学校成绩呢?
荷马并没有文凭
请过来
他会有的
黎治
我不知道…
这些都放在那边
你们要紧密封好
全都安装好了
谢谢你
今年这班劳工怎样?
有烂苹果吗?
这班工人很不错
你们快弄断我的手指了 , 天杀的
也许会有个坏的苹果
但我们可以应付得了
我明白啦
那个年纪轻轻的荷马怎么样?
很好 , 他很聪明
喂 , 荷马
华利没看错他
他真的很勤力
早安 , 王太
你到我家里来看我吧
我有些适合你穿的衣服
我可以找到很多适合你的东西
露丝不再需要摘苹果穿的衣服了
别扫兴嘛
我有件很漂亮的衬衫
唏 , 露丝
你觉得怎样?
不想念着华利时就没什么了
我还是不惯单独一个人
感到好得多了 , 谢谢
喂 , 听我讲
你有空可以来我爹家里吃晚饭
好哇
你还未见过龙虾吧?
没见过
你饿了吧?
这个是什么地方?
叫汽车戏院
有电影看的?
是啊
我们可以看戏吗?
可以
因为停电 , 所以不开了
哗 , 好大哟 !
抽烟吗?要一根香烟吧
好哇
华利若见到我抽烟一定会宰了我
你抽吧
谢谢
你喜欢看电影?
喜欢 , 但一生人只看过一套
你看过一套?哪一套?
恩 , 片名叫 “金刚” , 很好看
是苹果批
来 , 看看 , 试一件吧
他现在是苹果专家了吧?
老天 , 可真美味
也很爽滑
大多数苹果一放进口里就很难吃
是他诚意替我们摘的
荷马去摘苹果 , 你不感到失望吗
他忙得连写封似样的信也不行啦
这是礼物哟
我会给他一份礼物
送他一件可以用的礼物
占士史超域踏上征兵的路途
他是银幕上最受欢迎明星之一
今天他是美国的史超域中尉了
过了赤道 , 那一边比较光
新人被介绍到
传统的海神尼普顿皇帝的领域
拳赛舒缓了海上沉闷漫长的日子
你好像看得津津有味
我的确喜欢看 , 我只能说的是 :
片里没有大猩猩金刚
我是说她起初爱它 , 后来又不爱
以后就没有人要它了
可是她的确爱它嘛
你认识过多少女人?
她究竟是怎样死掉的 !
她肝肠寸断 , 因心碎而死
这个嘛 , 我…
我需要比较合理的医学解释
肝肠寸断
金刚至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你跟甘蒂在搞什么?
我猜是想缔造历史了
希望你不要自寻烦恼
没有烦恼
那位甘蒂是我所见最好的姑娘
她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姑娘
但是不是最好我倒不清楚了
她是最美好也是最美丽的
看来你已烦恼重重了
听来更像烦恼惹起了很大的麻烦
我没有烦恼也没有麻烦
你有啊
有烦恼的人我是看得出的
你有哇
他名叫韦荷马
他的履历是我所见过最好的
奇怪的是董事局对这个人有兴趣
他看起来像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是个第一流的候选人
你认为是吗?
我倒觉得他是个心灵破碎的笨蛋
但有兴趣来这里的医生都是这样
你认识他吗?
不 , 我不想
他目前在印度传教
几个星期前我写过信给他
他不是忙于传教就是懒于回覆
对不起
好,来吧
一个勇于在异域传教的人
不应在这里受到忽视
他在那种地方可以全情投入
在这里也总可以吧
孟买那边有下雪吗?
这里下雪时
我们把他装进棺材运送过来吧
黎治医生
他看来合乎资格有余了
我不是说他在医学方面的资历
教我困扰的是他信奉基督
信基督教在这一带没多大用
我倒看不出基督徒会伤害人
好啦, 我只是让你们看看
一个合资格的例子而已
我还以为你们会不感兴趣
我们很感兴趣
对, 是很感兴趣
你不会反对见见他吧?
见见他也无伤大雅
再说一遍他的名字好吗?
韦荷马医生
好名字 ,很有新英格兰的风范
很有缅因州的风范,很本地化
很有嘛
我告诉过你, 我摆出渴求的姿态
他们不想, 我就装作讨厌
他们只好听从我的推荐
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来跟我跳舞吧
我们今晚傻呼呼地过一夜
他知道我们说他在印度吗?
他会不会想回来?
他只是个在田野劳动的人
他何以会乐不思蜀呢?
荷马 , 是时候走了
我得走啦
好吧
我们现在用黄色红纹大苹果
苹果汁真是水汪汪
我们要等冬天摘到香蕉后
才会有好的苹果汁
才会有黄褐色的美国北部苹果
你明白吗?
药剂液不会有虫吗?
是会有虫
但也只不过是蛋白质之类而已
积奇, 你搞什么鬼?
你不知香烟会把苹果汁都毁了吗
你该知道我不容许这做的
你要拿出来
你要去钓鱼啦
你是说去游泳
钓鱼又好,游泳又好啦, 去吧
我才不会下去把香烟钓出来
积奇,快下去啊
你干哪一行的?
告诉我你是干什么活的?
就说是苹果业吧
因为这是你唯一想做的行业
唏, 积奇,听着
你不能对路士先生说做小刀行业
你想怎么样?
快些说你做苹果行业吧
你想怎么样?
告诉他你是做苹果行业吧
住口
停手
积奇,退后
现在做小刀行业的是我 !
我才有资格做小刀行业
我告诉你
你不配跟我做小刀行业
你该去钓钓香烟了
他身手敏捷, 是吗?
好在你衣服破了 ,适宜游泳啦
那个积奇跟我比,太慢了
我身手太敏捷,连自己也弄伤了
你真的露了一手给他看啦?
你几乎把自己的手也割掉了
你只不过割破他的衣服而已
这件事你知我知好了…
反正割破人家的衣服又不用坐牢
是吗?露丝, 是吗?
说得对吗?荷马
别那么用力 ,好了
哎哟 !
不用太大力踩油门
行啦, 你想开进去嘛
行嘛,慢一点
是这一间了 , 是这一间了
我们就停在那边吧
明白了吗?
慢点
你真是无师自通, 天生的料子
生下来就像会开这种车
你认为是天生的吗?
是啊
这就是扬声器
电影的音响就是从这东西发出的
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你在这里看过很多电影吗?
可以说是, 也可以说不是
来到这里谁还会专心看电影呢 !
你没有专心看电影?
你干嘛对电影那么狂热?
“电影之夜”
是我在孤儿院最开心的晚上
我们都会斗快跑到饭堂
谁都想坐在前面
我们都靠拢在一起, 互相紧贴
连身边孩子的呼吸都感受到
你没有什么怀念吗?
我怀念那里的人人物物
我怀念给孩子们说故事
你有很多责任在身, 是吗?
我从不冀求有什么责任
只想有点私隐
那你倒很幸运
我让你明白吧
因为汽车戏院有的就是私隐
这样子吧
来 , 一直这样蜷缩下去吧
然后把你的手臂给我
用手臂揽抱我吧
你搂抱着我
你就不会真的留心看电影了
我还是想看电影
对不起, 费兹
又是荷马贴得不好
费兹?
费兹?
大家如果问起发生什么事
对他们说费兹被人领养了吧
好的
费兹怎么啦?
他被领养了
答得好
你认为他们会相信吗?
他们会相信的
因为他们都希望结果是这样
应不应该告诉荷马?
如果荷马想知这里发生的事
大可拿起电话打给我们
我想会是护士或保姆领养了费兹
她们才懂得照顾他嘛
因为她们拥有的呼吸器
比黎治医生造给费兹的更先进
我想我们该替费兹开心吧?
他找到一个家庭了
再会, 费兹
再会, 费兹
荷马
各位早安
早安
荷马 , 有你的信啊
谢谢你
我替你拿了衣服来
看看合不合穿
是什么?
你不打算拆开吗?
不…
少管闲事吧
荷马 ,对不起
没关系
没事啦,没事啦
是玻璃, 看一看
很美吧?
把手给我,感受一下
感觉到吗?
恩…
它躺在沙上给海水磨擦
所以才这么光滑
至少经过一年才变成这样子
你跑得真快
是他自愿从军的 , 老天
没有人替为缅甸村请缨从军的
他把我留在这里
他究竟想怎样?
想我等他?
老天,他很了解我的
我并不擅于独居
我知道这样做是对的
你说得不错 ,这样做是对的
告诉我
你想我留下来抑或离开
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我只是感到我们顺其自然吧
好的
都准备好了吧?
再见, 再三感谢你那么辛勤工作
别客气
祝你旅途安好
代我问候甘蒂
荷马 , 保重
好, 你也要保重啊
明年再见吧
荷马 , 可不要冷死哟
别自寻烦恼 ,别惹上麻烦
你想冷死就冷死自己吧
住口 , 积奇
你留下来?
是小奥告诉我的
其实你大可亲自对我说嘛
正如你所说, 我也是顺其自然
敬爱的黎治医生
感谢你寄来的医师药袋
看来我倒没机会用了
除非有突发的意外事情发生
我并不是医生嘛
对你的专业操守我深深敬重
在这里我也活得很开心
捉龙虾摘苹果这些工作教我响往
坦白说我从未试过这么愉快
事实上我很想留在这里
我相信我是有用的
我已经见过这么多女人
而我从来都无动于衷
我是说我什么都见过啦
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跟你一起却…
凝望你一眼也会感到苦痛
过来吧
亲爱的荷马 :
我以为你已经过了青春期
在我们生命中的第一次
试想想要向爱护我们的人
隐藏一些难以启齿的事会多可怕
荷马 !
你以为我们猜不到你出了什么事
其实你堕入爱河了 ,猜得对吗?
你胸怀态态爱火
对你的心脏是有影响的
如果你忧心忡忡 ,情况就会更糟
所以你千万不要担忧 !
亲爱的黎治医生
我在这里所学的一切
可能比不上我跟你所学到的
但这里的一切事物都有新鲜感
昨天我学会了怎样把老鼠毒死
田间的老鼠会把苹果树的皮剥了
松树间的老鼠会把树根咬断
我们在燕麦和玉片中下了毒
我知道你要干什么
你得扮演上帝
杀老鼠对我来说也像扮上帝了
荷马 , 在圣云诗这个地方
我有机会扮演上帝
或者一切随缘
有可能扮演上帝的时候
有良知的男女都应该掌握时机
因为机会毕竟不多
当无助的妇女对我说不能再堕胎
只好听天由命多制造一个孤儿
我也感到无奈
其实我是不赞成这样做的
只好顺从她们的意愿
你是我造出来的活生生的艺术品
其他的一切我都只视为一种工作
你有制造出活生生的艺术品吗?
但我倒知道你的工作是什么
你始终是一位医生
我并不是医生
他们要把我调走了
董事局正物色高手取代我
我不能取代你, 我很遗憾
遗憾?我倒不会遗憾
绝不会为做过的事感到遗憾
我甚至不会因宠爱你而感到
看来我们已把他失落在滚滚红尘
把书交还给我
你可以来取回啊 , 可以来取回啊
是谁?
我不知道
是路士先生
喂 , 荷马
嘉路, 你好吗?
还好
甘蒂小姐
再见到你,实在太开心了
欢迎你回来
唏,文迪
嗨, 甘蒂小姐
我看得出你没有连屁股也冻僵
你好,路士先生
小桃 , 你好吗?
见到你真开心
很高兴再见到你
彼此彼此
甘蒂
路士先生
欢迎你再回来
谢谢你
这个地方令人有宾至如归之感
你俩怎会把它弄得这么温暖的?
唏, 露丝
露丝露丝
很高兴再见到你, 你好吗?
积奇呢?
他这个季节赶不及来了
积奇简直不知所谓
说得对吗?
一半都坏了
连茎都没有
这是什么?
是短枝吗?
你太急躁了 , 你怎么啦?
你摇树是想把苹果摇下来?
你把所有的苹果都弄坏了
你不跟我们一起吃吗?
她以前都和我们一起吃的
也许她今早并不饿吧
她每天早上都不饿
因为她每天早上都不舒服
喂 , 露丝, 你觉得怎样?
看来你一定很喜欢看到人家有病
不 , 我并不是这样啊
露丝, 你有了几多个月 ?
你知道吗?
这种事你懂什么?
我倒懂一点, 并不是想知道
那就别麻烦你自己了
这件事与你无关
对…
有了孩子我怎办呢?
我是不能有孩子的
有了孩子我怎办呢
你想怎办, 我都可以帮你
我的意思是
如果你不想有这个孩子
我倒知道一个你可以去的地方
你以为我爹会准许我倒处去吗?
我什么地方都不可以去
你还是回去摘苹果吧
我可以应付得了
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可以应付得了
不要胡来
别伤害到自己 ,行吧?
露丝, 你听到我讲吗?
你听到我讲什么吗?
去吧
荷马
我想我们该带她去圣云诗
让她去到时才自己决定吧
我对她说过了
她觉得不可以这样做
我们得帮她嘛,对吗?
我们总得做点事儿, 是吗?
荷马?
我还有些衣服给你
我老是忘了带着
我用不着了 , 谢谢
我知道出了什么事
荷马告诉我了
有件事你是不知道的
大约一年前我也有了身孕
你想有这个孩子吗?
父亲是谁?他知道
如果你不想有这个孩子
荷马和我会带你去一个地方
很安全的 ,他认识…
我什么地方都不能去
为什么?
露丝,听我讲
你可以告诉我
没关系的
早安
早安 ,路士先生
我会爬到树顶摘果
路士先生
他就是父亲
你说什么?
他就是孩子的父亲
她的孩子 ,路士先生就是父亲
什么, 你肯定是?
我实在难以置信
我早察觉到事有蹊跷
她怎办呢?
我真是没法置信
我们得把她和那王八蛋分隔开
路士先生
我知你还未准备吃午饭
是真的吗?
你说什么?
你跟自己的女儿睡觉?
我看你一定是很晚才上床了
你竟然跟自己的女儿发生性行为
谁都没有跟我女儿发生性行为
我跟你讲个清清楚楚
你撒谎
你不感到羞耻的吗?
你毫不在乎
别这么嘛,他们都知道了吧?
他们都知道了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
我只知你不该管老子的事
可别惹老子光火
好哇,来吧, 割烂我的衣服啦
我还有啊
你居然敢来这里
说我撒谎, 说我应该感到羞耻!
那些人骗了你
而华利这小伙子竟去了打仗
别扯远了 ,她是你女儿啊 !
我疼爱她
我绝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她怀孕了 , 你知道吗?
她怀孕了
不 ,不 !
他在缅甸被击了下来
撞机时没有伤亡
倒惹上了病症
飞机被击中时
队长与无线电生先后跳了出来
第三个跳出来的是副机师
大家都听王上尉的命令
上尉还驾驶那架飞机
北面的人都看不到天空
可见森林十分浓密
他们都没见到撞机
也没听到撞机
他们也没见到王上尉跳降伞
他失踪了二十天
他沿着伊洛瓦底河一直去到仰光
他躲过了日本鬼子却避不过蚊子
他染上了疟疾?
他得了脑炎
是什么病?
王上尉瘫痪了
从腰部以下 ,他不能走路了
我深感遗憾
他什么时候回家?
大概一个月 , 十月底吧
告诉我
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做
没什么
还是像顺其自然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没什么
我想华利重返家园
我也害怕见到他的
我知道
别这样子
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坐在这儿
什么都不做
倒是个好主意
也许如果我一直静观其变
那我什么都不用做了
或者什么也不用决定
也许如果我够运的话
会有人帮我决定帮我选择
甚至帮我做事
你究竟在讲什么?
可是嘛, 也许我不再那么够运
这不是我的错 , 也不是你的错
只能说是缘来缘去
有人会受到伤害
但却不是任何人的错
这件事我不想谈了
如果我们只是坐在这里
而我们再静观其变多一段时间
也许你用不着作出抉择
而我什么也用不着做了 !
荷马 , 你想我怎样呢?
华利中了弹 ,他瘫痪了 !
你想我怎样做呢?
什么都不用做
对不起
要把事情解决的并不是你
你去哪?你打算到哪儿去?
我得走了 ,爹
你必须让我一走了之
慢着,夜半时份
我什么地方都不能让你去的
爹, 我不能再待下来了 !
唏, 老弟 ,没什么事嘛
你尽管进屋子吧
这里没你的事
听我讲…
你别多管闲事了
她是我女儿嘛
我知道你得解决自己的烦恼
是吗 , 荷马?
我讲得对吗?
我女儿对你说过了
而我也对你说过了
这件事与你无关
这件事与你无关啊
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老弟 , 你是干什么事的?
我做的是医生的事
我可以帮个忙
我说是就是这一句 : 我可以帮忙
两个产钳
子宫颈稳定器
外阴护垫、麻药
安全带套、溶液
她是我的女儿啊
她不会有事的
一点都用不着担心
你准备好了吗?
各位
你们都走吧
荷马 , 我留下来
如果你留下就要让自己有点用了
留心她呼吸
你还是去吸些新鲜空气吧
热力会使痉孪减低些
两日内流血通常会很少
但你还要继续查看护垫
只要流血不太多 ,那还算正常
维朗不断问你们三个在哪儿
叫维朗少管闲事
我告诉过他说你们全都病倒了
随便你告诉他什么吧
你今天做组长
你是读过规则的吧?
恩…
规则怎样说?
请勿在床上抽烟
这一条我们早就听过了
第二条是喝了酒就不要操作机器
第三条是不要爬上屋顶吃午饭
那里是吃午饭的最佳去处啊
第四条是即使感到燥热难熬
请勿在屋顶睡觉
他们怎样想的 , 在屋顶睡觉?
他们一定以为我们是疯的
他们以为我们是很蠢的黑鬼
所以要有些很蠢的规则
这就是他们的想法吧
最后一条
晚上不得爬上屋顶
干嘛不干脆说不准上屋顶?
就是这几条?
就是这几条了 !
全都是毫无意识的
一直以来我都感到疑惑
这些规则简直是无理取闹
不想想是谁住在屋子这一边
是谁负责榨出苹果汁
是谁把一切都整理得井井有条
是谁住在这个臭地方
是谁要容忍尖刻的语气
订下那些规则是都并非住在此地
不应该用那些规则约束我们
规则应该由我们去订定
而我们每天都这样做
我讲得对吗?
讲得对
那你干嘛不把规则烧掉?
荷马 , 去烧掉吧
还是相见等如不见, 是吗?
你明知我是爱你的
你明知的
你曾经很需要我
现在会是华利需要你了
荷马…
我很抱歉
至少不必再等待不必再相见了
至少我该去看看海洋了
露丝露丝溜掉了
在午夜时跑掉了
她是骑脚踏车离开的
大家都不会找到她了
她溜得老远了
我并没有制止她
我只是想在她走前摸一摸她的手
我只是想这样做而已
我发誓别无他想
她哪儿会有那张小刀的?
好像是你的刀
女孩子在路上搭顺风车
没有小刀是不敢坐上去的
她在哪儿刺伤你的?
你误会我了
我正想把我的小刀给她
我正想神出手触摸她时
我现在明白了
她是误会我的意思
都是我的错
她很擅长用刀 , 身手敏捷
她比你更加擅长用刀
你以为是谁教她用刀的
我猜是你吧
对了 ,对了
你身上的伤口不只一处呢?
因为我拿着刀插进伤口里
我把小刀插入去 , 四周乱刺
想找寻被她插过的那个地方
你们听清楚
你们把情形告诉警方时
要依照我的说法去讲
说我的女儿溜掉了
我伤心得自己刺伤自己
她跑掉后我伤心欲绝
于是想刺杀自己
这就是真相了
说得对吧
我要你们这样子说
我女儿溜掉后我伤心欲绝
于是想刺杀自己
说得对吗 , 荷马?
说得对
你呢,艾迪?
对, 事情正是这样子
你失却了唯一的女儿
于是刺杀自己
我们要这样子说
对了 ,这就是真相
我只是想把事情搞清楚
有时总得突破常规
把事情搞清楚 ,就是这样子了
那好啦
你认为露丝会没事吧?
她不会有事的
她懂得怎样照顾自己
是给你的 ,奥利叫我带来
噢, 谢谢
我知道因为那件事
你以为我不需要你而你不需要我
我说了华利很需要你,很抱歉
是用不着说的
你是绝对有权生气的
不 , 你早已让我有所警惕
你告诉过我你并不擅于独处
我知道华利不会有事的
是的
亲爱的荷马 : 我写这封信给你
是要把黎治医生的事告诉你
黎治医生?黎治医生?
老天 !
黎治?
他误服过量药物 , 肯定纯属偶然
让我们为黎治医生感到快乐吧
黎治医生曾经建立一个家园
永别了 ,黎治医生
永别了 ,黎治医生
文迪, 开快些吧
我想来得及享受一下阳光
荷马
什么事?
你见过棕榈树吗?
他从来未离开过缅因州
你看厌了松树吧?
我告诉你一些佛罗列达的事吧
那个地方阳光充沛、温暖如春
你大可以裸着身体
采摘葡萄柚 ,采摘金山橙
他不肯裸体的
我只是说温暖如春罢了
你有什么想法?
我很想陪着你们的
可是我要踏上前路了
喂 ,文迪, 你听到啦
听到什么?
小伙子说不跟我们一起了
不是吧, 荷马
荷马 ,跟我们一块儿去吧
不行啦
我猜你是要去完成未了的事
主啊 ,祈求整天照顾我们
能够让我们日长而夜短
繁嚣的世界能有片刻的安逸
人生减少病痛 , 工作顺利完成
在你的慈悲之下
让我们居能安、休能静
最终能有永久安宁
诚心所愿
荷马
荷马 , 荷马
你们太好了
我很高兴见到你们
这是什么?
是荷马的
你有东西给我吗?
我有没有东西给你
你知道吗?我有啊
我真的有 , 在这儿嘛
是来自海洋的 ,送给你的
你觉得怎样
很好哇
我给你准备了房间
我们觉得这会更加舒服
谢谢你们 ,实在太好了
你不会留在这儿吗?
我不知道啊 , 你认为怎样?
你还有什么?
你还有什么送给我吗?
你知道这副是什么吗?
噢, 是我的心脏啊 !
不是,其实是费兹的
你的心脏并无不妥
黎治医生不想你被召募去打仗
所以他说这副心脏照片是你的
我感受到他担忧的是自己的心
他说过不忍心见到你去打仗
从此我用了新的姓名
展开我的新生
而我的一切一切都是新的了
我仿佛活在梦里
我当年生命中的回顾
充满着对希望的渴求
这样活下去能否维持一年上下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听上天安排
一切随遇而安
就是这么多了吗?
不 ,情节变幻还多着呢 !
要等到明天才讲下去了
现在不把故事提早泄露了
晚安吧, 你们这群缅因州皇子
你们这群新英格兰皇帝